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人民币初步展示避险货币的空间和潜力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od体育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发以来,以美联储为代表的美欧主要经济体央行开启了量化宽松通道,期冀以宽松货币政策对冲疫情给经济带来的冲击。在此背景下,市场中关于中国央行会否跟随降息的讨论从未间断。   “中国是大国,不能跟随别人亦步亦趋。”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履新后首次接受媒体采访时对南方日报记者表示,中国以公共卫生政策为主、经济刺激为辅,领跑世界疫情应对。   当前国内疫情高峰已经过去,管涛建议,进入复工复产阶段,我国应积极扩大内需、稳定就业,继续扩大开放、深化改革。“千万不要借此次疫情搞‘强刺激’,这有可能会延缓调整与改革,加剧市场扭曲。”   “美国正滑向经济和金融危机”   南方日报:您如何看待近期市场中有关疫情可能引发美国经济衰退的担忧?美联储推出的无底线QE(量化宽松),是避免金融危机的“良药”吗?   管涛:从严格意义来讲,现在既不是金融危机,也不是经济危机。股灾是金融危机的一个条件,但其经济金融影响后果尚未显现。失业率大增是经济衰退的前兆,不过还没有看到美国经济连续两个季度的负增长。尽管如此,我认为美国正在滑向经济和金融危机的道路上。   首先,欧美国家由于前期防控力度不够,导致现在海外疫情风险上升,疫情持续的时间也会较长,这将使疫情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加深。美国以服务业为经济支柱,消费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疫情对其影响会更大。   其次,美国政策空间非常有限。无底线QE不是美联储的底牌,未来它还可以突破法律授权边界直接在市场中购买股票,或者宣布负利率等。但钱不是万能的,如果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真的对抗击疫情有用,那各个国家开动印钞机敞开印钞票即可。现在的情况是,美联储消灭不了病毒,货币政策只能起到“托底”的作用,关键还是要看疫情防控情况如何。   南方日报:美国一旦爆发经济危机,风险会传导至全球吗?   管涛:肯定会的,所以我们呼吁全球各国不要互相指责、互相“甩锅”。对中国而言,我们需要做更坏的思想准备。疫情在全球扩散将导致全球经济下行,甚至衰退,外需在短期内会下降,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我国经济恢复的势头。此外,海外疫情导致的停工停产,也将反过来影响中国的经济活动。   中国领跑世界疫情应对   南方日报:当前欧美主要经济体进入降息通道,但中国央行始终保持自己的节奏,没有跟随降息。不过,有声音认为我们并不能将各主要国家政策孤立看待。请问,中国应如何在疫情全球蔓延的背景下,在保持货币政策独立与全球加强抗疫协同之间找到平衡?   管涛:中国是大国,大国的货币政策主要基于内部因素的考量,不能跟随别人亦步亦趋。我认为,中国在此次疫情应对中使用的政策十分得体,而且很有定力。我国应对疫情是以公共卫生政策为主,经济刺激为辅,与西方一开始就降息的操作相反,而且我们的政策空间仍留有余地。要进行经济刺激其实很容易,但退出十分困难,而且政策用多了、用“老”了,市场就会产生“耐药性”和审美疲劳,效果就不明显了。   目前市场中很多分析用的还是老视角、老框架,我觉得稍显过时了。这一次是中国领跑世界疫情应对,我们不需要看美联储降息来判断中国是否降息,而是要基于中国的情况来判断。如果信用环境收紧了,那确实应该降息。但是实际情况是,目前国内市场利率一直走低,3月16日以后境内7天回购利率DR007已经跌破2%,说明市场流动性充裕。   不要借此次疫情搞“强刺激”   南方日报:当前国内疫情高峰已经过去,货币政策在支持复工复产方面应有哪些作为?   管涛:其实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刺激只是应对疫情的对冲政策,通过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更重要的是,我们扩大内需、稳定就业,需要继续扩大开放、深化改革,通过改革开放来破除影响市场发挥资源配置作用的体制机制障碍。千万不要借此次疫情搞“强刺激”,这有可能会延缓调整与改革,加剧市场扭曲。而且,要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不要经济一差就马上“放水”,市场好一点就立即“收水”。频繁的政策变动会打击企业家信心,影响企业长期的生产经营。   南方日报:疫情之下可能“危”中有“机”。您认为本次疫情在全球的扩散,为人民币国际化带来了哪些机会?   管涛:此次疫情中,虽然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波动比较大,但从人民币对多边货币的汇率来看,今年以来人民币对外币值总体是偏强的,可以说人民币初步展示了一些成为避险货币的空间和潜力。目前看来,中国有望率先结束疫情,这样的基本面也为人民币资产提供了有力支撑,投资者对人民币资产将更有兴趣和信心。疫情结束后,我们还要对疫情中暴露的问题进行整改,完善相关体制机制,降低国家风险溢价,进一步完善投资环境,以吸引外资流入。   南方日报记者 唐柳雯